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》媒体视角

《新民晚报》:创业创新的同时别忘了工匠精神——访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院长阎海峰

发布者:MBA教育项目来源: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

当下创业创新如火如荼,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院长阎海峰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则指出,应警惕所谓的创业创新泡沫化现象,特别是不要将创业创新功利化。

阎海峰告诉记者,今年暑假走访了几家制造业企业,现场所见所闻,生出了冰火两重天的感觉。


  制造型企业非常“冷”

先看看眼下制造型企业的冷。这些制造业企业大都远离市中心,分布在偏远郊区,有的企业员工每天单是花在路上的通勤时间,就要四个小时以上。制造企业的基础在车间,大多也离不了流水线,工作环境跟写字楼不可同日而语。所以,工作自然也不会轻松。当下这些企业面临的共同难题是,处在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,利润低,赚钱难;工作条件和工作待遇不高,招聘困难大,人才流失严重。而且,由于大多处在产业链上游,尽管非常重要,但社会和公众关注度很低。

这还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。另一方面,尽管这些公司都是业内翘楚,有的在中国装备产业创造了很多第一,有的是我国最早从事表面活性剂研究开发工作的专业机构,在不同历史时期为国家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。但是,装备加工生产必需的铣床,活性剂测试的色谱仪,主要还是要依靠进口,面临的转型升级压力很大。

阎海峰教授指出,一言以蔽之,时下中国的制造业企业不那么招人待见,的确有点孤独寂寞冷的感觉。而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部门,制造业体现的恰恰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实力和能力,绝对小视不得。


  创新创业“虚火”过旺

再看看创新创业这头的火。

阎海峰认为,据说我们已经创新了世界上36%的商业模式,这当然是个了不起的成绩。但是,仅有商业模式的创新,显然解决不了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所面临的问题,也解决不了中国下一步发展的根本问题。通俗地讲,商业模式创新基本上还是一个怎么做生意的问题,而不是做什么生意的问题。再多的商业模式创新,也解决不了由“中国制造”到“中国创造”的问题,因而也无法提升中国制造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上的地位。要解决这一问题,需要大家扑下身子、耐住寂寞,持续不断、久久为功的技术创新,而不是灵光乍现、灵机一动,吸引眼球、立竿见影的商业模式创新,尽管商业模式创新也很重要。

阎海峰说,从创业的情况看,其热闹程度更是非同一般。不过,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,经济日报出版社社长韩文高曾说,“如果你在中国遇见创业者,你会发现,100个创业者会有99个混迹于互联网、金融、中介、饮食等服务领域”。这话尽管听起来有些夸张,但时下的创业活动中,主要集中在服务业领域,以短、平、快为特征、基于商业模式创新的创业活动最为常见,而基于技术创新的创业活动相对比较少见,应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阎海峰说,“一个社会的创业资源主要集聚在资产轻、见效快的地方,恐怕是有点虚火过旺的味道了。”

  我们缺乏工匠精神

阎海峰对记者说,这种情形让自己想起几年前与一位日本华人教授的对话来,记得当时问了这位教授一个这样的问题,“日本人眼里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的?”他回答说,“日本人认为中国人更像一个商人,而日本人更像一个匠人。”商人灵活,擅长捕捉机会;匠人呆板,专注手头活计。这一看法还是抓住了两国人的几分差异的。日本制造业在全球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,大约与其国民这种匠人特质是分不开的。无独有偶,在全球制造业同样具有霸主地位的德国企业,也具有非常鲜明的匠人特质。仅仅是生产一个小小的螺丝,一家德国企业就可以传承四代,超过百年,百年里心无旁骛,专做螺丝,经过一代代的改进、提升,如今做出的是世界上质量最高、价格最贵的螺丝。而在一个细分领域成为全球“隐形冠军”的德国企业,大约占了全世界一半的数量。

作为商学院的教授,阎海峰强调,表面上看,创业创新似乎与工匠精神是相悖的,然而,如果熟悉人类创新历史的话,我们会发现,绝大多数的创新并非熊彼特式的颠覆式创新,而是基于现有范式不断改善的“寸进式”创新。这种创新没有颠覆式创新那么激动人心,却需要有“鬼之艺,匠之气”,需要不讨巧、不吹牛、不捣糨糊的专精与坚守,甚至需要一点像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的阿甘那样一种二不棱登的傻劲儿。乍看起来,好像傻里吧唧的,占不到什么便宜,长久看来反而能够胜出,正应了“巧者不过习之门”。

阎海峰指出,不能将创新创业过于功能化、快餐化。另外,除了商业模式创新,还是要有更多基于产业转型升级的技术创新才好,还应该有更多的基于技术创新的创业活动,特别是制造业企业的内部创业。而这些,需要的是实做,来不得半点虚火。不然的话,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,如果高端装备制造的铣床一直要靠人家,工业机器人的减速机和伺服电机一直要靠人家,那么,即使我们再聪明灵活,再擅长模仿,通过商业模式创新赚到再多的钱,又能如何? 


原文来源:新民晚报 | 发表时间:2016-09-24 | 作者:张炯强